<form id="lrt3j"><th id="lrt3j"><th id="lrt3j"></th></th></form>
    <address id="lrt3j"><address id="lrt3j"></address></address>

    <address id="lrt3j"></address>
    新華網貴州頻道
    貴州頻道 返回首頁
    >>正文

    讓大國重器出大成果——“中國天眼”的青年力量

    2021-05-05 08:53:36  來源: 新華網

      新華社北京5月4日電 題:讓大國重器出大成果——“中國天眼”的青年力量

      新華社記者董瑞豐

      39歲!“中國天眼”工程運行團隊的平均年齡。

      如果只算大窩凼的現場團隊,還要再年輕10歲。

      被譽為“中國天眼”的500米口徑球面射電望遠鏡(FAST),是觀天巨目、國之重器,實現了我國在前沿科學領域的一項重大原創突破。

      高水平管理和運行好這一重大科學基礎設施,如何早出成果、多出成果,出大成果、出好成果?青年人,立大志,上大舞臺。

      貴州平塘,大窩凼,群山環繞。

      從2007年立項、2011年開工建設,到2016年落成,再到2020年1月通過國家驗收正式啟用、2021年3月底面向全球開放,“中國天眼”銘刻下一代人的青春記憶,讓中國科學家終于有機會走到人類“視界”的最前沿。

      青春,是奮進。

      10年來,姜鵬每年有一多半時間在貴州深山中。他曾擔任“中國天眼”奠基者南仁東的助理,如今是“中國天眼”運行和發展中心總工程師。

      在中科院國家天文臺舉行的座談會上,姜鵬在介紹團隊情況(2021年4月22日攝)。新華社記者 金立旺 攝

      “中國天眼”一度是個大膽的計劃??趶匠^國內既有望遠鏡一個數量級,工程要求是國家標準20倍以上,施工位置在僻遠的山坳坳里。不少人有疑問:能行嗎?

      姜鵬的專業是結構力學,盡管當時剛博士畢業,卻有股初生牛犢的勁頭?!耙粋€500米跨度的望遠鏡,控制精度卻要達到2毫米,到底怎么實現?”面對南仁東設下的難題,姜鵬反復琢磨之后,還是“跳進這個大坑”。

      難題沒有現成的答案,只有逢山開路、遇水架橋。

      “中國天眼”的索網結構,在世界范圍來看,也是跨度最大、精度最高、工作方式最特殊,對抗疲勞性能的要求極高?,F有鋼索都難堪重任,如果問題不解決,整個望遠鏡建設就得停滯。

      青年代表在中科院國家天文臺舉行的座談會上發言(2021年4月22日攝)。新華社記者 金立旺 攝

      在南仁東的指導下,姜鵬帶著一幫青年人,用整整兩年時間,進行了系統、大規模的索疲勞試驗。近百次失敗,他們卻越挫越勇,從千頭萬緒中不斷探尋問題關鍵,終于研制出超高耐疲勞鋼索,成功支撐起“中國天眼”的“視網膜”。

      耐得了寂寞,坐得住冷板凳,一種對科學的情懷,讓這幫青年人堅守,也等到了科學的花開?!拔覀兊那啻汉芴貏e?!泵棵炕貞浧疬@段經歷,姜鵬仍不禁心潮澎湃。

      青春,是創新。

      李輝,“中國天眼”運行和發展中心結構與機械工程部主任,自2006年加入團隊以來,負責解決望遠鏡的饋源支撐全過程仿真分析工作。

      “中國天眼”運行和發展中心結構與機械工程部主任李輝在踏勘陡崖山坡危巖分布(2021年3月5日攝)。新華社發(國家天文臺供圖)

      1:1原型仿真,模型建?!迷鷮嵉臄祿?,李輝帶領同樣年輕的團隊回應了外界質疑,證明方案的可行性?,F場進行饋源支撐原型第一次升艙試驗時,結果與仿真效果相差無幾。

      姚蕊,“中國天眼”運行和發展中心機械組組長,負責的饋源艙一度面臨過超重問題。最高值只能是30噸,但設計重量超出了四五噸。

      “中國天眼”運行和發展中心機械組組長姚蕊(左)和維保人員在艙??科脚_做升艙前的檢查(2016年6月29日攝)。新華社發(國家天文臺供圖)

      眼看截止日期正在逼近,姚蕊和她的團隊大膽創新,放棄了沿用多年的設計方案,還將原來饋源艙的圓柱體變成鉆石三角形,走出來一條前人沒有走過的路,成功克服困難。

      “做科研最不怕的就是‘問題’,有‘問題’的地方正是科研可挖的‘井’?!币θ镎f,作為青年科研人員,能將個人的科研追求和國家需求結合在一起,能夠與國家共同成長,是一件無比榮幸的事。

      青春,是擔當。

      對于“中國天眼”這樣的大望遠鏡來說,按時建成只是一個開始,接下來還有極具挑戰的調試工作。

      孫京海,“中國天眼”運行和發展中心測量與控制工程部主任,2006年到德國專門參與相關合作研究,學成后即投身“中國天眼”項目中。

      為了盡快實現控制系統的指標,孫京海幾乎獨自重寫了全部核心算法代碼。記不清熬了多少個夜、錯過多少頓飯,心里只有一個想法:不能讓工程調試進度耽誤在自己這兒。最終,所有指標一次通過,那一晚,是孫京海好幾年來睡得最香的一次。

      “青年人的特質應該是充滿好奇心、富有創造力、不畏懼失敗?!睂O京海說,“這些特質彌補了我們經驗的不足,讓我們堅信辦法總比困難多,也最終在創新的道路上堅持下來?!?/p>

      還有甘恒謙、潘高峰、于東俊、錢磊……這支青年團隊,每個人的故事都有一個共同起點——南仁東,他們每個人,心中也都牢記著南仁東是怎樣20多年執著做一件事?!罢J準了就要堅持,勇往直前才不負此生?!彼麄冋f。

      目前擔任“中國天眼”運行和發展中心電子與電氣工程部主任的甘恒謙(右)在總控室和同事討論工藝測試方案(2019年1月27日攝)。新華社發(國家天文臺供圖)

      “中國天眼”工程運行團隊的潘高峰在檢查電纜滑車的組裝情況(2015年4月8日攝)。新華社發(國家天文臺供圖)

      “中國天眼”工程運行團隊的于東俊在測試信號質量(2009年9月1日攝)。新華社發(國家天文臺供圖)

      春節值班的錢磊在總控室編寫坐標轉換程序(2018年2月15日攝)。新華社發(國家天文臺供圖)

      “青年一代科技工作者,站在新的歷史節點,要繼續發揚老一輩科學家堅持自主創新、默默耕耘的精神,把‘中國天眼’運行維護好,保持優良的觀測性能,產出高質量的觀測數據,用重大的科學成果回饋社會?!痹谀先蕱|身邊學習、工作15年,目前擔任“中國天眼”運行和發展中心電子與電氣工程部主任的甘恒謙說。

      盡自己的力,發一分光。

      “中國天眼”綜合樓的門旁,南仁東的雕像佇立,仿佛一如既往,關切地注視著這群從他手中接過接力棒的青年人。

      中國科學院國家天文臺數據顯示,截至目前,“中國天眼”已發現340余顆脈沖星,是同期世界上其他所有望遠鏡發現脈沖星總數的3倍以上。

    [責任編輯: 劉昌馀 謝素香]

    相關閱讀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409127
    中国亚洲日韩a在线欧美_前后被填满玩弄多男一女_日本无码专区免费播放三区_曰批视频免费40分钟_国产情景剧情av_无码免费的毛片基地